65万赔偿金让赵作海生活“面目全非” 亲戚反目


65万赔偿金让赵作海生活“面目全非” 亲戚反目

[导读]冤狱11年的河南农民赵作海,一年前回家后领到65万元赔偿金。然而,“回归社会”的生活却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如意,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笔“拿命换来的”赔偿金。

上一次的决定是,在郑州等两天,周一找省公安厅,希望追回他在宁夏贺兰参与传销被骗的小20万。直到老婆李素兰终于打来电话。“她说我没钥匙,没衣服,也没钱,你想把我饿死?你回来吧。”头两天还撂狠话“你说离婚就离婚”的赵作海觉得这是老婆服软,立刻心软了。

5天前,8月15日,因为说起追讨这20万,两人闹翻,出门,一个向东,一个向西。赵作海想塞给李素兰几百块生活费,女人硬硬拒绝了。

因为是李素兰力劝赵作海加入自称“西部大开发”的传销,外界对她败家甚至骗钱的质疑达到顶峰。但赵作海此时只想快点买票回家。火车下午6点多才有,“那不行!”赵作海扭头就赶去坐大巴,没有直达车,就先去开封,再转商丘,还得转两次车,才能到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。

“我是个老菜包。”赵作海自嘲好几次,他记不住汽车站在哪,也记不住自己的手机号,别人问,就把手机递过去让人自己拨,还带点歉意说:“跟人联系,一直都是李素兰管。”

他知道自己的名气,也知道要不是因为这个,以李素兰名字投资给南阳海达公司的1万元也不会“特事特办”还给他。但他也害怕名气。在郑州有人认出他,问你是赵作海不?他会说你认错人了。在外面住店,他带了身份证也说没带。谨慎自保几乎成了他的本能:“不露身份好!怕别人害我。”至于害什幺,他也说不清楚。

钱要不回来怎幺办?赵作海愣愣地想一下:“我也没啥办法。李素兰如果回来,我们就好好过日子。啥时间我也没说因这个钱骂她。”

颠簸五六个小时,赵作海终于回到家。可李素兰不在,手机也一直关了。

亲戚反目

赵作海比一年前刚出狱时精神多了,见人落落大方,侃侃而谈,引得周边坐的人都伸过脑袋来听。他已经很习惯记者跟在身边,甚至觉得,这样比一个人安全。

他不再穿大半年前当“公民代理人”时天天套着的西装和衬衣,只穿旧T恤,破边黑色板鞋,裤兜里塞得鼓鼓囊囊。手机是老旧的黑白屏诺基亚,一条长红绳拴着个小玉佛,不时握在指缝间。“看人家买我也买,保平安、带福吧!反正不贵,也就50块钱!”这大概是65万赔偿金带给他的底气。在监狱里,他一个月只有 6块钱生活费,还省着大都攒下来了。

领赔偿金时,他觉得65万差不多,还算挺大的数额。“一买菜一赶集,才知道不好啦!这物价那高啦!”

赵作海常念叨“卖命受苦换来的65万”,现在只剩不到三分之一了。

妹夫余方新不大相信赵作海会被人骗走钱。前两天,赵作海的大儿子赵西良从北京给他打来电话,说在网上看到他爸搞传销,余方新才听说这事。

“他那幺看重钱的人会被骗?花钱的时候拿一张在手里,展开看看,再拽拽,就怕掏出两张。”出狱后,赵作海在妹夫家住了两个月,手上有各级领导来慰问给的钱,几万。可吃住出门,“他一个钢镚都没花,都是我花。”妹夫说。

兄妹两家一直关系不错,妹夫去监狱里看过几次赵作海。赵的几个儿子,在他入狱期间也常由妹妹家照管。出狱有钱以后,赵作海给过妹妹家5000块钱,大概是他唯一一次主动给别人钱。

但现在,两家已经闹崩大半年,互相再不走动。

余方新说,赵作海向别人讲借给余两万块钱,用来还余看病的贷款。“我就找他吵,我没问你借,你也没借给我,干嘛这幺说。他就说准备以后借给我。”

两家彻底闹崩是因为,赵作海的大儿子赵西良偷偷拿着爸爸的身份证和存折,取走了14万。赵作海怀疑是妹夫泄露了密码。

“我根本不知道他密码。后来我问西良,他说是喝酒后他爸自己说的。”妹夫觉得冤枉,“而且,他住我家时给3个儿子许过,每人结婚分15万,剩下十多万自己留着养老。后来就不这幺提了。”

赵作海和赵西良也很久没联系了,他甚至不知道大儿子的电话号码。赵作海儿子埋怨他不给自己打电话,虽然他换过几次号码,也没通知儿子。

去年赵西良听到爸爸出狱的消息,放下电话就冲去买火车票从北京回家,工钱都顾不上拿。为了11年未见的爸爸,他专门花两百多元买一身西服,是他最贵的衣服。

可父子的第一次见面互相没认出来,别扭而隔阂。后来也没好到哪儿去。

赵作海迅速给大儿子张罗娶媳妇,盖房子。但觉得儿子“要钱不给就气你,给你脸色看,不搭理你”。

两个月前,赵西良的媳妇在北京生了儿子。赵作海只隐约知道差不多该生了,却没去打听哪个月哪天生的,是男是女,哪怕这是他第一个孙子。赵西良也没主动告诉他。

叔叔赵振举已经和赵作海形同陌路,尽管两家的大门斜着相对,只隔十来米。赵作海出狱时,赵振举为赔款的事跑前跑后。“他后来要跟我借5万元,肯定不会还,那不行,这是我的命钱。”赵作海说。赵振举则什幺都不想说:“他都说我们不是一家人了,还有什幺可说的。”

老婆

8月21日,赵作海从郑州回家第二天,李素兰还是关机无音信。赵作海“看啥啥烦”,头天吃不下晚饭,早饭买了两个饼,只吃下半块。然后去找姐姐赵作兰,这是他现在唯一来往的亲戚,也有半年多没上门了。

头上裹着蓝帕子的赵作兰和其他亲戚一样不喜欢李素兰,尽管她还不知道赵作海传销被骗钱的事。她就觉得:“哪是过日子的人呢。穿个高跟鞋,的的的的。”

去年7月17日,农历六月初六,赵西良结婚大喜。赵作海说,叫他妈来“受头”,就是接受儿子和儿媳妇的磕头。亲戚们纳闷,他妈不在这啊。然后就看到请出了卷发高跟鞋的李素兰。这是亲戚们第一次见李素兰,又惊讶又生气。

那时赵作海认识李素兰也只有几天。这个比赵作海小半岁的夏邑县女人是拿着报纸找来的,要申冤,关于她的小女儿患脊髓炎,被婚内遗弃,双腿截肢。李素兰说自己无处落脚,当晚就住在这。她睡床,赵作海睡外屋。两三天后,两人就在一起了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